首页 潮州六合赌王修真仙侠潮州六合赌王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潮州六合赌王言情 > 一一制药 > 第393章 大结局
????第393章大结局

????在苏一一的游说下,魏尔瞻与君如玉终于答应回南陈去。不过,无论苏一一怎么样的旁敲侧击,两人就是不对婚礼的事作出适当回应。好吧,既然人家不在乎名份,这样处一辈子也没有什么。

????银渊得知苏一一抵达南陈,也赶来相见。少年的个子蹿得很快,苏一一发现自己看他,已经不再是低着颈,而是要略略仰头。她确信,在不久的将来,她对银渊只能“仰望”,再一次为自己娇小的身高默哀三分钟。

????“姐姐,不用半年,我就能拿回自己的王位”银渊很自信,言谈举止,已经不再是当年倔强孤独少年的模样。大概这就是王者之气吧……苏一一感慨着,欣慰地想要摸他的头,却发现这个动作有点困难。

????银渊倒是很配合地微微矮了身,苏一一只是揉了揉他的发,“扑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没有想到,当年的小不点儿,这会儿已经长这样大了。”

????“长大了不好吗?”银渊咧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长大了才能获得力量,才能守护自己在乎的人。”

????“是的。”苏一一点头应是,小男孩儿终于长大了。

????“姐姐放心,到时候姐夫若是进攻南陈,我们突兰能拖住他们至少一半的兵力。”银渊自信满满。

????“你就不怕姬流夜打完了南陈再打你们突兰吗?”苏一一撇唇。

????“不怕。”银渊摇头,看着苏一一满脸的懵懂,才解释道,“突兰不是汉人,大周即使打下了地盘,也治不了,到时候反倒是边境不靖,永无宁日。姐夫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走这样的昏招?”

????“可民族也能融合的吧?”苏一一不服气地反驳。想当初,她所处的时代,那可是有着五十六个民族呢

????“融合啊,倒是一条路子,不过需要漫长的时间,在我们的孙子辈上,都没有办法实现。”银渊毫不担忧,苏一一默然。

????她发现,在这类政治事件方面,别说姬流夜,就是比银渊,也是远远不如的,只能明智地闭上嘴,关注自己的远航业。

????船造得很大,苏一一对此非常满意。看来,哥伦布的发现,将会由自己提前实现。唔,那片新大陆,要不要起个比较有一一制药特色的名字呢?她想着,眉眼弯弯。

????银渊没有停留多久,带着他的那个标志性“伙伴”银狼离开了。

????洛水不再湍湍,波浪平平,迟缓地往下游流去。青山伫立,徒留落日。送走了银渊,苏一一有些伤感,背影笔挺的少年,再不是躲在她羽翼下寻求保护的孩子,他的肩膀宽得足以承担所有的风浪。

????“先生有暇,不如往大周京城一行,带上君师姐。”苏一一侧头,对着陪在自己向边的魏尔瞻笑道。

????“以后再说吧,如今留在南陈,替你看着点儿也好。”君如玉的脸微微飞霞,不自然地四两拨千金。

????“谢谢师姐,到底是自家师姐妹,就是不一样,凡事儿都替我考虑着呢”

????君如玉抿着唇笑:“那可不?我和先生都有股子在你的一一制药,替你照顾着,还不是替自己照顾吗?”

????苏一一失望:“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师姐可不如先生那么疼我。”

????“难怪先生总把你这个关门弟子放在心上,甚至甘心情愿替你出谋划策,原来你的嘴这么能说”君如玉嗔道,“你还是赶紧回大周吧,别把太子爷一个人丢着,到时候东宫里多了几个良娣什么的,你就等着哭吧。”

????“那还不简单?我正好把他给休了,回南陈来跟先生和师姐作伴儿。”苏一一也不着急,笑嘻嘻地打着马虎眼。

????“你呀,还是小心着些罢。虽说聪明绝顶,可后宫的事儿,你比人家还差得远着呢”

????“所以啊,如果姬流夜非要多弄几个进宫来,我肯定是斗不过人家的,只能自己闪身走人了呗”苏一一耸了耸肩,“他答应了我的,不会食言。”

????“有时候情势比人强,未必是他想要娶别人。”君如玉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苦口婆心地劝告。

????“我明白的,但不能谅解,这一点对于我来说,没得商量。”苏一一神态坚定。她绝对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在某些方面,她有洁癖。

????苏一一本想捱到远洋轮船起锚再回大周,可是从一一销金楼传来的消息,却让她改变了初衷,连夜赶回大周。

????“小姐,太子殿下能不能应付?”绣桔担忧地问。

????“只要京城坚持一个月,就能守得住。”苏一一脸色凝重。她没有料到,形势竟然会危急成这样废太子和四皇子与皇后联手,在封地起兵,并把持禁军,包围京城。

????以姬流夜的脾性,在这种形势下,一定会亲登城楼,身先士座,鼓舞士气。苏一一知道这样的决断是必需的,却仍然担心他会遇到危险。

????“如果……坚持不了呢?”绣桔缩了缩脖子,声音有些微颤。

????“大不了就是江山易人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炳乾哥哥在敦煌已经站住了脚,阎氏家族彻底没落,我们和其他三大家族均分敦煌利益。下一步,就是打通商路,我们一一制药的利润将会成倍地往上翻。到时候,我们就去敦煌,当个土皇帝了好,比治理大周轻松多了。”苏一一不在乎大周京城是否能守住,她关心的是姬流夜会不会有危险。

????“五公子不会跟你去敦煌的。”刘伯韬却酷酷地插了一句。

????“为什么?”苏一一奇怪地问,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哦,又是那该死的大男子沙文思想吧?他觉得敦煌是我的地盘,所以不想靠女人吃软饭”

????刘伯韬再度闭嘴,奇怪的是刘孟海也明显很少说话。目光偶尔飘向绣桔,又很快游离。苏一一暗中好笑,男人总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绣桔对赵昕表现出明显的好感以后,刘孟海似乎就有了浓重的心事。

????这两人的爱情长跑,恐怕不那么简单吧?苏一一有心看好戏,不过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姬流夜的安危。废太子和四皇子在朝中实力可不一般,多年的经营,忠心的手下也不少。

????他们日夜兼程,用一半的时间赶完了全程。然而,刚松了口气,就听到一个不大妙的消息:“太子殿下被刺重伤。”

????苏一一顿时慌了,虽然平时说得云淡风轻,但姬流夜在她心里的重量,甚至超过了她的想像。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进京城。”苏一一坚持地看着刘氏兄弟,“我知道很困难,但如果没有试,怎么知道不行?”

????“现在叛军正围着京城,等勤王部队赶来,京城之围必然可解。太子妃,您就再等两天,好不好?”刘孟海差点跪地相求。若是苏一一有了什么好歹,姬流夜就算伤得只剩下半条命,也要拿他的脑袋作祭。

????“两天以后,姬流夜也许……没听说吗?他受伤了,而且是重伤,现在昏迷不醒,已经两天没有出现在城楼上如果他还有意识,会让士气跌落到这个地步吗?”

????刘孟海无言以对,只能求助地看向刘伯韬。谁知后者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朝着天空发呆,根本没有接收到他求助的眼神。

????“大哥”刘孟海暴喝一声。

????“太子妃若能混进去,把这个交给太子。”刘伯韬却没有附和刘孟海的意见,而是拿出一个小小的竹筒。

????“这是什么?”

????“太子急于知道的东西。”刘伯韬脸色凝重,“若是无法进去,那就把它毁了。”

????苏一一点头,把竹筒细心地贴身收好。

????“那……怎么混进去?我看,叛军早就把城墙围得水泄不通了,连只苍蝇怕也飞不过去吧”刘孟海见乃兄把重要的情报托付给了苏一一,只得不再反对。

????“我先乔装改扮一下……对了,是不是姬流夜只要得到了情报,就能反败为胜?”

????“应该是这样,只是如今不知道太子的情况。”刘伯韬点头又摇头。

????“哦。”苏一一答应着往外走去,刘孟海急忙紧紧跟从。

????“太子妃,你如今去哪里?”

????“我现在去看看,至少要走到城墙下面,才能够设法。”

????刘孟海瞪大了眼睛:“别跟我说你要纵身进城楼吧?虽然你的轻功比我好了那么一点点,但那也是不成的。”

????“山人自有妙计”苏一一冷哼,拉着满心不情愿的绣桔替她改妆。

????“小姐,你的气质扮不来村姑。”绣桔黔驴计穷。

????“只要能瞒过别人的第一眼就成了。”苏一一不耐烦,自己动手涂涂抹抹。绣桔虽然担心,也只得上来帮忙。

????刘氏兄弟想要暗中跟随,却被苏一一阻止:“别跟着,容易露出马脚,我就混不过去了。你们看我的扮相,应该不成问题的。”

????“那……千万小心。”刘伯韬顿住了脚步。

????“知道,这条命可是我自己的,能不小心吗?”苏一一还有闲心开玩笑。

????苏一一很运气,顺利地混到了城墙下。但是,城墙守得极严,普通的百姓也没可能进出城门。看来自己是进不去了。苏一一叹口气,悄悄地走到一边,把小香猪放了出来。

????“香香,把这个交给姬流夜,如果他昏迷了,就想法子把他弄醒,知道了吗?”苏一一把竹筒绑到小香猪的蹄子上,殷殷叮咛。

????小香猪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两只蹄子在她的肩上搭了搭,大概是表示“再见”的意思。苏一一转忧为笑,强按愁肠,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小香猪了。

????小香猪在地上打了个滚,一身粉红色的毛皮,立刻变得脏污污的。苏一一挑眉,没想到自家这只香香的智商,居然比自己还要高——至少自己就没想到替它作个伪装,穿件迷彩服什么的,顿时信心倍增。

????她回到了人群之中,没敢继续逗留。回去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原来是有个营炸了。刘孟海和绣桔正在树林子边上翘首以盼,看到她回来,脸露喜色。

????“混不进去?没关系,安全回来就好。”

????苏一一摇了摇头:“城门看守得很严,不管是谁都不让时,除非有腰牌。不过,我让香香进去了,连同那个竹筒。”

????刘孟海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把那玩意儿交给小香猪?别到时候被人剐了……”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人进不去,只能让香香进去了。况且,只要姬流夜有一口气在,香香就有法子把他救回来。”

????刘氏兄弟脸有忧色,但果然没有更好的办法。在两军交阵之中,个人的功夫再强也有限,无法起到更大的作用。

????他们混在村庄里,倒也没有引起叛军的注意力。只是城中迟迟没有新消息传来,几个人困守愁城,只觉得度日如年。连苏一一这样好动的人,也长时间地抱着膝看云发呆。

????“不知道姬流夜怎么样了……”她心里叹息了一声,拍了拍膝盖上的浮土,却听到一阵嘈杂,还有纷至沓来的脚步声。

????“怎么了?”她瞳孔微缩,心脏不争气地跳得很欢。

????刘孟海脸色泛红:“叛军撤退了。”

????“姬流夜呢?”

????“太子安然无恙,亲率御林军追击。”

????“原来我们是虚惊一场啊”苏一一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样的滋味。他身上的伤不会是小香猪的手笔,照时间来看,不可能好得这么快。

????“我们可以入城了吗?”

????“等城门口的叛军全辙了再进去,若是被狗急跳墙的叛军抓了当人质,那可就糟糕了。”刘孟海考虑得比较周到,苏一一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返身走回了暂时栖身的农居。

????“太子妃似乎不太高兴。”绣桔头一个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大概是因为太子让她担忧了。”刘孟海笑道,“走吧,咱们得做顿好吃的,连着吃了好几顿的素,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绣桔同意:“嗯,我这就去农家买只鸡,回头给太子妃炖汤。既然叛军走了,我们就不用藏头露尾。”

????谁知,苏一一和那只炖得喷香的鸡有点不对盘,嫌恶地把瓦罐推得老远。

????“我炖得不好吗?”

????“太油,这味儿有些冲。”苏一一强压着自己反胃的感觉,“可能没放女儿红,鸡的腥味儿没有去掉。”

????绣桔委屈:“可是我放了很多葱和姜呢”

????“不要吃,我还是觉得这老咸菜儿比较下饭。”苏一一的话,把绣桔打击得垮下了脸。敢情她辛苦做出来的老母鸡汤,还及不上农家自腌的大头菜?

????刘孟海悄悄安慰:“太子妃心情不好,你别再惹她了。”

????“可是我做了鸡汤,想给太子妃补补身子啊……”绣桔哀怨地叹了口气,“不是好消息连台吗?梁少爷那里传来了好消息,如今大事抵定。太子又大发神威,不光没有生命危险,还平定叛乱,功在社稷。太子妃应该胃口很好才对,怎么对我的鸡汤不屑一顾?”

????苏一一却皱着眉,嘴里咬着筷子出起了神。

????他们也不急着进城,兵荒马乱的时候最容易出事儿。更何况,他们这里还有个关键人物。太子妃冒了头,还不等于是狼群中的一头羊,各家都争着把她拿在手里?

????两天后,姬流夜策马直奔山村。苏一一正抱着膝仰头,看着蓝天白云发呆。她的侧脸,似乎露出了哀伤的神色,看得姬流夜心脏微微抽痛。明明不过离开了一个多月,却像是已经过了半辈子。

????“依依,我来接你回宫。”姬流夜翻身下马,提气纵身,也不管这身轻功是不是惊世骇俗,直奔苏一一而去。

????“你没受伤么?”苏一一盈盈地站了起来,挤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

????“怎么了?”姬流夜觉察到她神色的不自然,“你希望看到我伤得奄奄一息么?多亏了你想到让香香飞进来,要不然的话,兴许我现在还不能下床呢火莲虽然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但若是恢复,还不如香香。不过,它这回可累得惨了,咱们回了宫再好好搜罗一些珍稀的药材犒劳它吧”

????“火莲?”苏一一恍然,又有些后怕,“你真的被刺中了?我们还当是你故意放的消息呢”

????“这次很险。”姬流夜摇头叹息,“不过还好,现在可真是四海靖平,就等着打南陈和北刘了。只是国库还不够充盈,你的一一制药可得找些路子。”

????“放心吧,敦煌的商路已经打开,等炳乾哥哥回来,你和他仔细谈谈,他不会让你吃亏的。”

????“最近担惊受怕了吧?”姬流夜看她强提精神,忍不住怜惜地问,“回去好好歇息着,往后再要出宫,得让我陪着。”

????苏一一斜睨了他一眼:“你走得开么?”

????“在你和江山之间,我的选择不用怀疑。”姬流夜嗔恼地瞪了她一眼,“走吧,我抱你上马。”

????“骑马?”苏一一有些犯难,“还是坐马车吧,平稳一些。”

????姬流夜当然从善如流,回到宫里却越想越不对劲,不顾苏一一的反对,把太医召来。结果是惊喜参半,苏一一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你居然拖着身子四处乱跑”姬流夜咬牙切齿。

????“我当时又不知道,在那个山村里才想起来的。”苏一一心虚地低头,“要不然,我怎么会弃马乘车?”

????“那你当时还没事人儿似的?”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儿吧……”苏一一强辞夺理,看着姬流夜紧张的模样,很悲哀地看到自己的远景,恐怕在生产以前,都不可能跑出宫外撒欢了。她本来就不想这么早告诉他,在瞒不住之前,还能再活泼泼地过上两三个月……

????果然,产子之前的苏一一被看得很严,手不让提,脚不让跑。哪怕在后花园散步,前呼后拥也不下十来个宫人,其中除了忠心耿耿的绣梨姐妹,还有颇有经验的嬷嬷。

????唉,不说明真相是明智的,可姬流夜这人也太精明了点儿,不过是那么一个小动作,就被看出端睨来

????最紧张的还是姬流夜,一一制药的账本被封在宫门之外,幸好有梁炳乾坐镇,还有魏尔瞻和君如玉从旁相助,苏一一倒不是太担心盈利的问题。第一次远航胜利还师,没有发现新大陆。苏一一手汇地图一份,派人送去给梁炳乾。结果被姬流夜当场抄获,虽然没有阻止地图的传递,却因此没收了她的纸笔。

????“这跟坐天牢有什么两样……”苏一一烦恼,“流夜,你是不是紧张过度了啊,你看我身强力壮,就算跑跑跳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啦”

????“不行,这是头一胎,对于女人来说最是凶险不过。”姬流夜毫不犹豫地反对。

????苏一一满脸黑线:“那不是头胎不头胎的问题,是产妇年龄太小。”她根本不想这么早就有身孕,古代的女人生养是个鬼门关,就是因为母体太过年轻,自身发育还没有完全,就急着孕育下一代,能不危险吗?

????“你已经不小了。”姬流夜的结论很权威,对于古人来说,十八岁产子,还真不能说小……

????其实姬流夜才是最郁闷的那一个呢,禁**了两个月,好容易守到娇妻归来,却又被查出怀了身孕,yu火焚身之下,洗冷水澡成了家常便饭。

????翌年春,苏一一产下皇孙,取名姬永华。

????同年六月,周皇驾崩,皇太子姬流夜即位,年号永泰,册太子妃苏依依为皇后,册嫡长子姬永华为皇太子。

????永泰二年,皇后产次子,襁褓之中便册为容亲王。

????永泰三年,周皇姬流夜携皇后苏依依亲征南陈,年轻的突兰王银渊陈兵南陈边境。南陈不得不两地作战,南陈商人联名上书,要求得投名主。南陈降。

????永泰四年,西方国家派使臣拜会大周皇帝姬流夜,通商互市,国库充盈。

????永泰五年,周皇再度携皇后亲征北刘。皇后与琉璃将军在阵前互诉衷情,尚家亲兵退避战事。狄汗率可敦姬紫清用兵北刘,兵锋之锐,北刘皇帝震惊。姬流夜长驱直入,一日而下三城,三月后北刘俯首称陈。

????大陆三国,分崩离析百年之后再度大一统,后代史书称姬流夜为千古一帝。而这位伟大的皇帝另一项为人称道的事迹,便是终生只娶一后,再无宫妃,后宫靖宁。

????永泰十六年,周皇禅位于皇太子姬永华,皇后把一一制药交给次子容亲王,两人飘然出海,不知所踪……

????然而,华夏帝国和一一制药,却留下了无数传奇。

????(全文完)

????PS:《一一制药》终于大结局了,小猪能够带着它走到今天,和亲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在结文末尾,小猪向所有支持和鼓励过《一一制药》的亲们,衷心地道一声“谢谢”。小猪的新文已经上传,《梦探红楼》同样希望有亲们的支持,谢谢。

????PS:shen++iao
----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