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潮州六合赌王修真仙侠潮州六合赌王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
0738中文网 > 潮州六合赌王言情 > 年华似玉 > 番外前传【宁蓝宁越篇】
????我记得,那时一个未完成的梦。我只在梦里见过它。

????在梦里,我独自一人踏上寻梦的旅程,寻我梦中的荒凉地。那是有夏夜的气息,有秋天大地的颜色,有冬日暮光微淙的宁静。

????那时怎样的一个景象呢:

????那里有一条长长的红枫遍地,一路是欲落未落的枫叶树。它们彼此依附生长,却不紧密无隙。透过它们枝叶的空隙,有隐隐绰绰斑驳的阳光。

????我迷迷糊糊,似乎在梦里看见阳光。

????思想还在沉睡,耳边传来熟悉的音乐:

????w ecan rewrite the story

????tonight we're forever young

????yeah,tonight we're forever young

????through the pain and the hear taches

????there's still love for everyone

????森林阳光不再,我从枕头里抬起脸来,迷蒙中伸手想关掉闹钟,摸了好久都没有摸到,身子向前一顷,连同被子整个人就跌下了床。

????就在这时,音乐停了,房间的门叩了三声后,缓缓地开了。

????我坐在餐桌前,闷闷的吃着早餐。

????爸爸在看着早报,妈妈在厨房继续弄着其它早点,我目光哀怨地看着斜前方吃得慢条斯理,清闲悠哉的人,恨不得用眼神整个射死他。

????就在前不久,我因为关闹钟造成从床上摔下来的惨剧,不幸被某个叫我起床的人看到,还被揶揄了一句:

????宁蓝,你知道自己今年几岁吗?

????我愤愤地喝了口牛奶,面目狰狞地咬了口面包,目光依旧死死地不离开某人。

????少年似乎感受到了仇恨的目光,淡淡地扫过来一眼,轻轻掩去眼底的笑意。

????“头发吃进嘴里了。”

????我低头,一缕黑色的头发正被我和面包一样在嘴里一同准备下肚。

????妈妈端着盘子出来,看着我的样子皱眉,说:“蓝蓝,去把头发扎好,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不拘小节的?”

????爸爸从报纸里探出头,呵呵地笑了几声,调侃道:“阿越,你看你妹妹像不像梅超风?”

????“爸!你小说看多了!”

????宁越面容清冷,隐隐眉梢染上笑意,煞有介事地点头:“同类。”

????“哥!”我哀怨地喊着,爸爸哈哈大笑,母亲眉眼温柔,仿佛是一世间最美好的时光。

????跑上楼,房间里传来《暮光之城》的钢琴曲,琴声倾泻,淡然忧伤,不见一地的缠绵清冷,飞跃成诗。我推门进去,刚好到音节转折部分。少年黑色外套坐在钢琴前,指尖流泻的音符在房间里隐隐跳跃。我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干净的侧脸,不说话。

????一曲终,修长的手指依旧在钢琴上。他偏头看我,不紧不慢地说:“说吧,又想让我做什么事?”

????我嘻嘻一笑,讨好地上前递给他一杯果汁,蹲在他身边,“哥,你去帮我和妈说说,我不想去参加那个比赛行不?”

????“哪个比赛?”

????“就是你以前也参加过的,全市青少年秋实杯的比赛。”

????宁越关上钢琴盖,两只手臂撘立在上面,五指交叉。他挑眉,“这个,我还真做不到。”

????我摇着他的手臂撒娇,语气恳求:“哥,哥!你就帮帮我,说我最近状态不好,练琴耽误考试,这个比赛就不参加了,妈肯定听你的!”

????宁越淡定地把我的手扒开,我又抓住,他又扒开,我再抓住。他无奈,叹了口气说:“你知道,我可是不敢挑战妈的权威的,连爸都顺着她。”

????“可是我就是不想练琴啊,很累很烦,而且总是错!”我甩掉他的手,气呼呼地做回沙发上。宁越看着我,说:“把你的小提琴拿来,拉一首我听听。”

????“我不要!”

????宁越看了我两秒,没有表情,“宁蓝,我好话不说二遍。”

????我有些委屈地撅着嘴,不情愿地去取琴。

????“拉哪首啊?”

????“就你参加比赛的那首。”

????我面瘫,“《卡农》啊,都没怎么练习,手生了。”

????话是这样说,其实就是不想拉而已。这段时间因为要参加乐器比赛,妈妈每天都监督我练琴,再叫哥哥指导。可是少年时候的叛逆,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总是排斥。

????刚开始就有好几个音节是错的,目光瞥见宁越越来越阴沉的脸,我心里乐得慌,这样下不用去了!

????曲子还算流畅,只是时不时故意错几个音。这时钢琴曲的《卡农》缓缓奏起,我诧异地偏头看他,宁越背对着我,指尖倾泻音符,和小提琴的音节缓缓地合奏在一起。

????缠绵流连,音节相融,一路追随,再不分离。

????我有些恍惚,心底异样。不知不觉地被带入情绪,缓缓闭上眼,开始拉奏。

????琴声交织,连绵成画,掀起浪潮。

????世界仿佛一瞬间的沉迷和流连,都在时光里静静流淌。一立一坐,琴声相交,相映成画。门外的两个人,有一人湿了眼角。另一个人搂住妻子的肩膀,手缓缓抓紧妻子的手,不离不弃。

????......

????“你这段时间乖乖练琴,刚才故意拉错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要是我没有在秋实杯得奖怎么办?单人演奏还是合奏也得看老师安排。”

????宁越挑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得奖了,就你现在的水平,还不知道能不能进决赛。”

????“哥!你打击我!”

????宁越弯起嘴角,合上钢琴的盖子,“去年我参加秋实杯的比赛,是钢琴不是小提琴。小提琴组得到单人冠军的,是一个很厉害的男孩。”

????我来了兴趣,“厉害?有没有你厉害?”

????宁越思忖了一下,“不相上下。”

????“这么强!”

????“他天赋异禀,并且很能抓住音乐的灵魂和小提琴的奥妙,是个不可多见的音乐鬼才。只是我很诧异,他的年龄比我还小,和你应该是同一届的。不知道今年会不会继续出现。”

????“出现了我就肯定没办法得奖了。”

????“就算他不出现你也很难得奖。”

????我站起身,“看来不能愉快的交谈了,我走了。”

????宁越在身后低笑,我走出来房门,心里暗暗不爽,什么鬼才少年?连宁越这种天才都时时出现在我身边,我还怕什么天赋异禀!

????此刻在远处的桃花眼的少年正在调试琴音,突然打了个喷嚏,母亲走过去贴心的问,“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他摇摇头,继续调音。

????
---- 章节列表 下一章 ----